当前位置:首页 >  > 技术装备 

技术装备

快递业耗材惊人 呼吁从源头上实现绿色化
字号:T|T [2016-11-07]       作者: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
  • 撕掉长长的胶带,剥开层层包装袋,打开纸箱,割开气泡垫,拿出商品,然后把一大堆包装材料扔进垃圾箱,这是很多人收到快递后常见的举动,然而,大量废弃的快递包装正在成为我国环境污染“大户”。

撕掉长长的胶带,剥开层层包装袋,打开纸箱,割开气泡垫,拿出商品,然后把一大堆包装材料扔进垃圾箱,这是很多人收到快递后常见的举动,然而,大量废弃的快递包装正在成为我国环境污染“大户”。

  据国家邮政局发布的数据显示,按照平均每单快件使用1米长胶带计算,2015年全国快递业所使用的胶带总长度为169.85亿米,可绕地球赤道425圈。

  “电商快递包装多泡沫气泡袋,城市固体废弃物中包装弃物比例超30%。”这是全国政协委员骆沙鸣在今年全国两会上递交的《关于加快我国快递绿色物流开放发展的提案》中提到的。提案中,他呼吁以绿色发展这一“底色”指导和推进快递等绿色物流包装及回收利用。和骆沙鸣一样,全国政协常委温思美也很关心快递业的绿色发展,今年全国两会上,温思美递交了《关于推行快递绿色包装的提案》,建议从立法角度对快递行业的包装进行约束。

  两份委员提案背后,蕴藏着对快递业绿色发展紧迫性的担忧,这也是快递业主管部门——国家邮政局关注的问题。在办理这两份提案时,国家邮政局结合委员提案和行业工作实际,将建设“绿色邮政”、出台绿色包装工作方案并推动实施列为今年的年度重点工作,由一名局领导牵头推进,于8月制定出台了《推进快递业绿色包装工作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谋划快递业绿色包装工作,提高快件包装领域资源利用效率,降低包装耗用量,减少环境污染。在提案答复中,国家邮政局向两位委员详细介绍了方案内容,并逐条回复了委员建议。

  快递涉及民生,而快递业的绿色发展事关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委员提案可谓切中“要害”,因而受到了承办单位的重视。

  将基层呼吁带到全国两会

  事实上,两位委员不约而同发出相似呼吁,不仅仅是出自生活中的切身感受,他们提案建议都建立在扎实调研的基础上。

  骆沙鸣生活的福建省泉州市是一个电商业发达的城市,快递业在社会消费中比重很大,去年底,泉州还成为了继杭州之后第二个“中国快递示范城市”。“泉州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在‘一带一路’大背景下,发展跨境电商方面大有可为,如果不能贯彻绿色发展理念,我们的快递物流业就很难融入全球经济。”在接受采访时,骆沙鸣对记者如是讲述他写提案的初衷。

  在递交提案前,骆沙鸣做过很多准备工作。去年,骆沙鸣调研了泉州市邮政部门和快递公司,掌握了不少一手资料。在泉州市制定“十三五”时期快递服务发展的专项规划时,骆沙鸣还受邀提出了意见和建议。去年12月,骆沙鸣参加了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关于《快递条例》立法的相关调研,此次调研也是为今年1月全国政协召开的双周协商座谈会作准备。在北京,调研组对几处具有代表性的快递作业场所进行了密集调研,调研成员包括国家邮政局相关负责同志。

  在北京的调研让骆沙鸣收获颇丰。在位于首都核心区域、服务面积18平方公里、覆盖人群超过20万人的中国邮政EMS金宝街揽投部,调研组详细了解了快件末端处理的流程。在一家民营快递企业,调研组还看到了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全自动分拣线以及调度中控室,这种大数据手段能实现快件全流程可视化监控以及标准化管理。“运用大数据等科技手段,降低成本提高效率,这也是快递业实现低碳发展的举措。”骆沙鸣说。结合调研,在1月举行的双周协商座谈会上,骆沙鸣作了“促进快递业绿色发展”的发言,他建议促进现代物流产品包装设计源头上的绿色化,将其纳入法律法规。今年3月,他就此递交了提案。

  加快完善包装法规,这也是温思美提案中的建议之一。对于包装造成的污染,温思美深有感触,“我常常看到一些快递包裹,不可降解的塑料包装制品包了一层又一层,对环境的影响会很严重。”

  去年,身为民盟广东省委主委的温思美看到了民盟汕头市委递交的关于推进快递业绿色包装的调研报告,其中提出制定针对快递包装材料选择和运用、包装以及填充规格、包装物的使用以及废弃后的回收和再利用方面的法律条文,以期指导和约束快递行业的合法化、规范化、绿色化。于是,温思美依据这份报告形成提案,将来自基层的呼吁带到了全国两会上。

  民盟汕头市委主委徐宗玲是这份调研报告的主笔人,她同时也是汕头市政协委员、汕头大学商学院院长。在接受采访时,徐宗玲告诉记者,汕头大学的学生曾对“大学校园智能快递柜”相关科技项目进行过调研,她是项目组负责人。调研中,学生们用问卷形式访问了三百多位同学和教师,其中不少问题涉及快递包装。“包装的回收问题确实值得重视”,徐宗玲说,据她了解,快递包装的回收利用在技术上完全可以解决,但缺乏统一标准,这就需要从法规、政策层面进行顶层设计。为此,她在报告中建议完善立法并建立包装回收系统,这些建议最终被吸收到温思美的提案中。

  从源头上实现绿色化

  随着“大气十条”、“水十条”、“土壤十条”先后出台,环保优先正在成为越来越多人的共识,对于快递这个先导性物流产业,实现绿色发展是大势所趋。

  除了以法治化手段促进现代物流产品包装设计源头上的绿色化,骆沙鸣在提案中还建议鼓励行业科技应用,促进传统产品包装设计理念提升。他认为,政府应鼓励电商采用新型环保包装材料和回收再利用,财税部门应对“绿色包装工程”实施给予税收优惠和资金扶持。另外,还可量身设计“绿色金融”产品,通过政府采购、贴息、绿色产业基金等方式,支持我国快递固体废弃物综合利用。

  当前我国正大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骆沙鸣认为,快递业也需要供给侧改革,应加快构建基于“互联网+”的智能高效快递物流体系,包括制定快递商品条码标准统一的电子面单,构建无人化物流仓库自动识码平台,构建共享社区智能快递柜和快递综合便利驿站,减少重复建设等。

  提案中,骆沙鸣还建议开展简约包装及包装回收活动,提高包装耗材再利用率,推广如以玉米淀粉为主料的淀粉基塑料包装使用。除了创建包装回收利用体系,各地应支持合规快递电动车的城乡物流配送,各级政府要制定政策鼓励快递企业使用新能源汽车。

  目前,涉及包装材料的相关法律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弃物污染环境保护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清洁生产促进法》,但温思美认为,其中仍然存在较多有待改进和充实的部分。国家立法部门宜征求相关行业专家、环保人士以及物流企业意见,共同制定针对快递包装材料的法律条文。和骆沙鸣一样,温思美也主张政府予以税收减免、财政补贴等方面的优惠鼓励,支持快递企业使用环保材料。在创建包装回收利用体系方面,温思美在提案中建议通过定时定点回收,集合中转,统一运输至专门的回收处理中心点进行加工处理实现再循环,然后销售给快递公司以实现再次使用。

  对提案答复“很满意”

  接到提案后,国家邮政局高度重视,与骆沙鸣、温思美进行多次沟通,并将答复意见初稿发给他们征求意见。其实,在去年12月参加全国政协社法委组织的调研时,骆沙鸣就曾与国家邮政局相关负责人进行过交流探讨,对于最终收到的提案答复,骆沙鸣表示“很满意。”“提案答复共有5156字,比我写的提案还要长。”

  在对两位委员提案的答复中,国家邮政局表示,《方案》将从五个方面推进快递绿色包装工作,包括推进快递业包装法治化管理,加快快递业包装绿色化发展,鼓励快递业包装减量化处理,探索快递业包装可循环使用,实施快递业绿色包装试点示范工程等。委员关于完善相关法律、建立行业标准、促进包装回收利用、发挥大数据作用等建议在其中均得到体现。

  据悉,《方案》明确了快递业包装工作的总体目标,提出“十三五”期间,力争在重点企业、重点地区的快递业包装绿色发展上取得突破。到2020年,基本淘汰有毒有害物质超标的包装物料,基本建成社会化的快件包装物回收体系。对于上述五个方面的重点任务,《方案》还将其细化为强化快递业包装日常监管、制修订快递业包装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等12项具体任务。

  此外,国家邮政局在提案答复中表示,各部门为快递绿色发展已采取了积极措施,目前,国家发展改革委正会同有关部门制定《循环发展引领行动》,对下一步循环经济工作作出总体部署,并选择快递业为切入点,开展物流业包装标准化和分类回收利用试点,积极推动快递业绿色发展。

  去年10月,国务院印发《关于促进快递业发展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将“绿色节能”作为快递业发展目标之一。国家邮政局出台《方案》不仅吸纳了委员建议,也是落实《意见》的举措之一。委员提案为职能部门完善相关政策提供了有益参考,同时又对其工作形成督促,无论对于节约资源、保护环境还是促进快递业可持续发展,都具有积极意义。

  今年的双“11”将至,快递业是“购物节”的关键环节,《方案》是否有效?《意见》能否“节能绿色”?我们拭目以待!